放飞自我哈哈哈哈

【奥米】Reason


奥兹玛×米歇尔
阿拉德位面
大部分历史走向参照官方
部分历史因为时间定义不明,所以完全是推测和臆想,请当成平行世界来看吧
abo设定 奥米ao 肉有 he有
ooc有 私如山 有原创人物 渣文笔 渣剧情 不按套路出牌 逻辑混乱 无责任开坑
以上,

01

血之诅咒,令人恐惧的存在,一旦感染便会成为伪装者,而受到伪装者攻击的人群同样也会被感染。

在这个时代下,人们惧怕着披着人皮的伪装者会出现在自己身边,他们互相猜疑,彼此伤害,阿拉德大陆的气氛一时间紧张起来,宛如末日降临。

但是混沌和绝望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一切。

——保护人类战胜使徒。

当第一道启示降临之时,最初得到启示的圣者诞生了。

“呼。”

米歇尔环顾着因伪装者袭击而变得荒芜的村庄,尸块和残骸被七零八落地堆在路边,幸存的几个村民聚在一起远远地窥视这里,眼底充满了警惕。

尽量地忽略那些已经安全的人,米歇尔在一处废弃的房屋里安顿下来。

自几周前突然接受了神谕以来,他开始不停地四处奔波旅途,他相信他能够找出从血之诅咒和卡赞综合征下拯救人们的方法,而区分伪装者和普通人的能力也是那时忽然觉醒的。

“嘶……好冷……”
似刃的寒风透过墙壁间的缝隙吹入房间,米歇尔不由得往墙角挪了挪。
这时的他不过是个17岁的少年,脑子一热就从孤儿院里冲了出来,身上几乎什么都没带。
离开庇护所踏入这片荒凉的土地,米歇尔才实打实地感受到食物与水匮乏带来的痛苦。
他开始怀念起几天前被他用来交换成食物和水的毛毯,虽然有些破旧,还沾上了一些血渍,但米歇尔想如果那块毛毯还在,他一定不会介意的。

旅途和战斗后的疲劳还是席卷了全身,比平日多得多的疲劳感让他逐渐丧失了思考能力,即使这个姿势并不舒适,地点也并不保暖,米歇尔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当清晨的第一束光降临,看似恢复和平的村庄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奥兹玛大人,这是?”
身材高挑的恶魔女性对着大量伪装者的尸体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马上又恢复了冷静。
虽然自伪装者大量分布在大陆后也有人试图反抗,但从未见过这种单方面杀死大量伪装者而不误伤普通人类的场面。
这简直就像……

“是不是很有意思,阿斯特罗斯。”走在前面男人轻笑着,探究地看了眼尸体上的伤口。

“是的,您觉得他还在这里?”

“没有离开这里的报告,还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别打草惊蛇。”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要活的。”

“是。”话音刚落女性恶魔便消失在了视线里。

成为奥兹玛手下的几十年里,她大部分时间里只是通过奥兹玛的魔法观察阿拉德发生的一举一动,即使有声称要消灭伪装者的人很快也会因为互相猜疑最终导致毁灭。

不得不说其实相当无趣。

高速越过那些空无一人的建筑物,阿斯特罗斯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目标。

意外的是,对方并没有反应。

即使隐藏了杀气,阿斯特罗斯不觉得自己能够瞒过能让奥兹玛引起注意的人。
白色的兜帽遮住了对方的脸,但无论怎么看对方也只有十几岁左右,实在是很难把这样的小孩跟外面那些伪装者尸体的始作俑者联想起来。

那么就由她来测试一下对方的实力吧!

“谁?”
突刺的刀刃被对方瞬间攥住,紧接着的一拳险些击中有些走神的恶魔。

太阳穴一突一突地跳着,每步动作都让米歇尔感到强烈的不适。

“这才像话!”
默默地在心里赞叹着,对方的手劲比阿斯特罗斯想象得大太多,没有第一时间挣脱钳制让她有些懊恼,不过她没能懊恼太久,堪堪躲过的那拳再次提醒了她对方不是个软柿子。

利用对方抓紧自己的力量,阿斯特罗斯突然改变了自己的重心,实打实地将对方一脚踢了出去。

轰——
脆弱不堪的墙壁在碰撞下倒塌了一半。

准备发动下一轮攻击的恶魔却大跌眼镜地发现对方在这轮攻击下直接晕了过去。

不是吧?!

——tbc  

不知道什么时候填坑系列233333

评论(11)
热度(17)

© 非洲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